信息公开

霸王花首当女主角光速暴红 差点逼退林青霞!

作者: 张国荣   点击次数: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10-31 03:37

在台湾电影市场正蓬勃发展、红遍东南亚的1970年代,是最脍炙人口的传奇,她不像前辈甄珍击败上千人从电影公司征选新人中脱颖而出,也没像一堆邵氏红星一样先在训练班磨练才出道,仅仅是上西门町逛街,就被星探相中,第一部戏就当了女主角,第二部片就在台湾热卖、走红,此后几乎没有陪衬过别人,片酬也是影星中数一数二。许多有心跳上大银幕的少女都期盼自己是下一个林青霞,却只有一个人,真的和林青霞走红的轨迹差相仿佛、甚至一度差点要将林青霞挤下文艺片女王的宝座,她,就是“霸王花”胡慧中。

胡慧中因为外型亮丽,还没拍电影前就拍过广告,并不算是全新的新人,但在大银幕上却又没什么经验,可是还没正式和电影观众见面,就已经受到瞩目。理由之一是她在台大历史系夜间部就读,是那个年代罕见的“学士明星”,第2是她的长相被认为神似林青霞,又比林青霞小3岁,长江后浪推前浪是亘古不变的常态,当然受到许多片商的看好。胡慧中的名字第一次广泛登上各大报,是民国67年3月,那时中影和永升公司举办演员训练班,希望为影坛培育出色的新秀,从3000人中只录取了10位,特别安排他们与媒体会面,这10位精英之中就有胡慧中,原来她早就被人推荐到永升,永升也对她很有兴趣,因此让她在训练班好好学习,以便结训后可很快正式安排演出。

这10位新秀确实是精挑细选,其他人还包括刘德凯、崔浩然、王复室、贺军政、苏明明、华方、张纯芳等,几乎日后在影视圈都闯出名号,可是在训练过程中却多风风雨雨,有些人其实跟电影公司或电视台已经有合约,加上还在学,在训练班的出席率并不高,让人感觉不佳,而胡慧中则是条件太好,还没结业已被相中要担任新片“欢颜”的女主角,跟该片的制片公司签了5部片子的合约,让中影和永升大为讶异、措手不及。

其实“欢颜”用胡慧中,也被各方视为大胆的决定。那个年代,林青霞、、秦祥林、等人的搭配是票房保证,新片主角常就是他们彼此在轮流配对,可是东南亚片商一看到他们挂帅就乖乖掏钱购片,所以台湾观众看来看去,都是他们的身影,几年下来也难免心生厌倦,感到一点都不新鲜。虽然片商都在喊要栽培新人,真到了订卡司的关头,还是打安全牌、先赚回一笔再说,所以新人很难脱颖而出。“欢颜”导演屠忠训与其他几位同业好友,就决定要打破这个局限,大胆让新人挑大梁,得到制片人周令刚的支持,无奈发行商都不接受,有的还撂狠话:“如果不换角就请另找其他人帮忙发行。”逼得周令刚真的另外找了其他的公司洽谈合作,咬牙撑下去。此时媒体已经下了结论:片商说要捧新人就是漂亮话,说说而已。

可是“欢颜”还真不是说说而已,除了女主角胡慧中只有拍广告、在训练班时客串一下电影的经验,从没正式当主角。男主角张国柱也是广告明星出身、客串过电影,和胡慧中是差不多的资历,还已30而立,结了婚又生了张翰、张震两个儿子,与国片影坛多数年轻出道、保持单身的小生大相迳庭。“欢颜”的男女主角都是冒险,片子也没中途喊停,屠忠训仔细琢磨这一对新秀要角,编剧宋项如也不像大多数的三厅爱情片,情节和对白仅是聊备一格、千篇一律,用力捕捉那时台湾人最真实的生活面貌、最不矫揉造作的语言,令整部影片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,虽然还是文艺电影,却与9成以上的三厅爱情片有很大的不同。

在筹拍过程中“欢颜”固然由于男女主角太新、不被片商有信心,正式拍摄后,却还算颇为顺利,如期在民国67年的秋天杀青、完成。电影公司安排了业界好几场试片,看过的人都觉得成绩颇佳,对于胡慧中的表现眼睛一亮,虽然还争取不到院线档期,永升已经又在动胡慧中的念头,希望把她从周令刚的公司挖过来力捧,让她好生为难。另一烦恼自然是“欢颜”还无法正式与广大观众见面,就算业界好评不断,也显得不太实际。好在进入民国68年,胡慧中运势大开,“欢颜”先卖出了星马地区版权,又被邵氏的邵逸夫与方逸华欣赏后深感兴趣,不但考虑购入香港版权,也想邀她到港拍戏,新闻局更选了这部片与“蛇形刁手”、“汪洋中的一条船”参加哥伦比亚影展,“欢颜”还未正式上映就蒙青睐,让胡慧中喜不自胜。

片子拍竣之后半年、业界试片口碑虽佳却始终乏人问津的“欢颜”,终于在要前往哥伦比亚影展之前数天谈定了5月在台上映的合约,然而这并非顺利的开始,到了临上片前两周,突然又插进了要2度上映的“蛇形刁手”以及“南海血泪”、“醉侠苏乞儿”等片,“蛇形刁手”片商还包底400万,院线于是又想把仅有口头约定的“欢颜”给挤到6月以后,甚至有可能要再拖半年,闹得新闻局出面请片商协调是否能如原定5月下旬的端午节上映“欢颜”,破天荒为了支持影坛培养新秀主动帮忙。既然新闻局都来缓颊,院线方面决议在5月底上片,龙头戏院还保证若未能全在线片,就算龙头戏院独家放映也一定会上“欢颜”,所有波折终于告一段落。

出人意料的,上片前不被片商看好的“欢颜”,首日台北的卖座反应还不差,随著片子好口碑传出,愈映愈盛。此片描述都是老师的胡慧中与男友周绍栋原本情投意合,但周绍栋上山区教书后却发生意外而去世,胡慧中伤心之余,继续课余在餐厅驻唱的工作,因此吸引到年轻商业家张国柱的眼光。张国柱本和妻子周明惠感情深厚,周明惠薄命早逝,张国柱独立抚养女儿,也很久不再谈感情。胡慧中让他心湖再起波澜,他的女儿跟她学音乐,两人愈走愈近,正当彼此可能在对方身上找到安慰、重展欢颜,胡慧中发现自己怀了周绍栋的孩子,几经思索决定生下来,和张国柱之间也产生危机。打破之前文艺片的不食人间烟火,男女主角的感情世界并非完美到容不下一粒沙,彼此与其说热恋不如说是互相抚慰、疗愈伤口,未必真的爱得死去活来,让诟病国片虚假可笑的年轻学子眼睛一亮。片中李泰祥作曲、齐豫幕后代唱的“欢颜”、“橄榄树”、“走在雨中”等歌曲更是大受欢迎,更拉抬片子的气势,票房开始居高不下,最后成了整个5月最卖座的国片,胡慧中一炮而红。

台湾开出大红盘后,6月“欢颜”转战香港,缔造更惊人的成绩,上片一周就卖破两百万港币,是国片在当地罕见的数字,胡慧中与张国柱都成为香港影人感兴趣的目标。胡慧中如平地一声雷般窜起,林青霞则陷入了事业瓶颈,加上被传介入秦汉的婚姻,使她的形象跌到谷底,观众开始反弹,她的文艺片从卖座保证变得表现不如预期,影坛纷纷传说“林青霞的时代将过去”,取而代之的,当然是长相酷似、更年轻又正受欢迎的胡慧中。在此情形下,新闻局安排林青霞、林凤娇、胡慧中等一起到新加坡出席该届亚洲影展,好事者等著看好戏,果然就爆发了林青霞疑似服药寻短的风波,虽然实情众说纷纭,媒体标题猛炒“胡慧中让林青霞备受威胁到想不开”,使胡慧中的气势更往上再进一大步。当年的金马奖,她以“欢颜”入围最佳女主角,第一次主演就达到林青霞走红5年没有达到的成就,在台湾影坛一度锋头少有人可及。